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上报文章
《法制周报》:一场难忘的调解
作者:母茂生  发布时间:2016-12-19 10:30:56 打印 字号: | |

   

    在法庭工作的这几年,我审理过各种类型的案件,有一起调解结案的离婚案是我一直难以忘记的。
   

    原告刘军(化名)是个个头不高、皮肤黝黑、有些腼腆的男人。他不停的搓着双手,我问一句才回一句,与其父亲的精明形象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通过简短的沟通,我明白了刘军父子的来意,他们是来起诉离婚的。作为基层法庭的法官,对离婚这类纠纷早已司空见惯,为了一己私利,哭闹、谩骂、寻死觅活,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经过几年的磨练,早已修行的心如止水了。
   

   “我老婆高位截瘫,来不了,能否麻烦你们去乡下一下?帮我们把手续办了。”刘军的声音很低。
   

    “可以”,又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家伙,我心里暗自不齿。
   

    “这大过年的麻烦你们,不好意思,我已经与老婆商量好了,她对离婚没意见”。
   

    “这个我们需要跟对方当事人沟通,听取她的意见”,我程序性的应附着。
   

    “我们过两天就要出去了,承包的工程不能耽搁,这孩子走之前把离婚手续办了才能放心,看法官能否快点?”刘军的父亲满脸期翼,笑得不太自然。
   

    原来刘军与李花(化名)系高中同学,2013年7月结婚,婚后三个月的一场车祸导致李花脊髓神经受损,四肢丧失了活动能力。李花怕拖累了刘军,主动要求离婚。
   

    卧室不大,一个极清瘦的姑娘躺在床上,这就是李花。
   

    调解进行的很顺利,“你们双方对协议内容还有无补充?”我例行询问。
   

    “法官,我还有话要说,希望双方的父母回避一下”,刘军有些迟疑,我示意双方的长辈回避。
   
    “我们感情很好,今天这样我也不愿意。除了刚才协议的内容外,我还愿意尽我的所能给李花提供帮助,我对自己今天的承诺负责,请法官为我们进行见证......”,刘军许下庄重的承诺。
   

    调解很快结束了,在回程的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经历过太多的悲欢离合,早已波澜不惊的我,今天被刘军的点点滴滴细节深深打动了。谁说爱情就在于长相厮守呢?有时候放手更是一种爱,这种爱更深沉,更温暖。不行,我得回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哭一场。

   

    新闻来自:《法制周报》2016年12月13日07版笔会

   

来源:法制周报
责任编辑:顾 关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湖南法院网 常德法院网 中国安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