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法官论坛
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费的负担及实体处理的探析
作者:陈兴安 吴 强  发布时间:2017-06-01 10:11:49 打印 字号: | |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财产保全分为诉讼保全和诉前保全。国务院颁布施行的《诉讼费用交纳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对保全申请费的预交、负担等作了相应规定,第十条第(二)项规定当事人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下列事项,应当交纳申请费:(二)申请保全措施。”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申请费由申请人预交。”第二十九条规定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自愿承担的除外。部分胜诉、部分败诉的,人民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的诉讼费用数额。共同诉讼当事人败诉的,人民法院根据其对诉讼标的的利害关系,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的诉讼费用数额。《办法》中关于申请费的负担没有明确区分诉讼保全和诉前保全,但是,实践中这两种保全申请费的负担和实体处理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诉讼保全申请费的负担及实体处理,审判实践中的做法较为一致:申请费由申请人预交,在结案时与案件受理费一并处理,即在裁判文书的尾部诉讼费用负担部分按《办法》第二十九的规定,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的数额。


诉前保全申请费的负担及实体如何处理是很多审判员容易忽略的问题,审判实践中的做法也不一。


关于诉前保全申请费的负担,很多审判员仅按《办法》第二十九的规定处理,即一律由败诉方负担,而忽略了该《办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办法》第三十八条第三款规定本办法第十条第(二)项规定的申请费由申请人负担,申请人提起诉讼的,可以将该申请费列入诉讼请求。按此规定,笔者认为申请费的负担可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不提起诉讼的,那么申请费应由申请人负担;第二,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的,并将申请费列为一项诉讼请求的,最后根据双方胜诉或败诉的情况依法作出判决;第三,申请人虽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了诉讼,但并未将申请费作为其一项诉讼请求提出,那么根据不告不理的原则,申请费仍应由申请人自负,法院不能直接判决由被申请人(被告)负担。


关于诉前保全申请费的实体处理,即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并已将申请费列入诉讼请求的,申请费负担的处理方式在审判实践中主要有三种做法。第一种做法是,在判决书的理由部分,对申请费的负担进行评判并说明理由;在裁判依据部分,援引《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相关条款,如第二十九条、第三十八条等;在判决主文部分,将申请费的负担作为一个独立的判项。第二种做法与第一种做法的第一、二步相同,但不将申请费的负担作为判决主文中的一个独立判项,而是在判决书的尾部诉讼费用负担部分与案件受理费一并表述。第三种做法是,既不说理,也不援引法规,仅在判决书的尾部诉讼费用负担部分与案件受理费一并决定申请费的负担问题。


笔者同意第一种做法,理由如下:一,根据《办法》第三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申请人交纳申请费后,主张对方当事人承担的应在提起诉讼时列入诉讼请求;既然申请费的负担是一项独立的诉讼请求,那么在判决书的理由部分就应围绕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根据认定的事实和相关法律,逐一评判并说明理由;二,《办法》第三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是原告提出诉讼请求的依据,《办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是人民法院决定申请费负担的依据,且《办法》是国务院发布的,其效力级别属于行政法规,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裁判文书引用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定》,故针对申请费这一诉讼请求的处理,应在判决书的裁判依据部分,援引《诉讼费交纳办法》的相关条款;三,判决书的判决主文是针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作出的裁判,不得漏判,原告对申请费的负担所提出的诉讼请求,理应作为一个独立的判项列入判决主文,而不应与案件受理费或其他诉讼费用一并在判决书的尾部诉讼费用负担部分处理。


两种保全申请费实体处理方式不同的原因在于二者发生的时间不同。诉前保全申请费是在起诉前发生的,是申请人为顺利实现债权而支出的费用,是因被告违约不履行义务而给原告造成的实际损失;诉讼中的保全费是在起诉后发生的,原告在起诉时尚不能确定其是否发生,因而不可能在起诉时列入诉讼请求,只能在结案时与案件受理费等一并由人民法院依职权处理。《办法》对可列入诉讼请求的申请费并未区分为诉前保全和诉中保全,但根据《办法》第三十八条第三款申请人提起诉讼的,可以将该申请费列入诉讼请求的规定,从提起诉讼的时间点来看,《办法》第三十八条第三款应专指诉前保全申请费,不包括诉讼保全申请费。


关于是否与《办法》第四十三条规定相冲突的问题。《办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不得单独对人民法院关于诉讼费用的决定提起上诉;单独对诉讼费用的决定有异议的可向作出决定的人民法院院长申请复核。但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一审判决不服的当事人有权上诉。既然诉前保全申请费的负担进入判决主文,应在可上诉之列,这似乎与《办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相冲突。笔者认为其实不然,理由有二:一是《办法》第三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是特别规定,纵观《办法》全文,仅此一项诉讼费用表述为可列入诉讼请求;第四十三条是一般规定,根据特别条款优于一般条款适用的原则,应优先适用第三十八条。二是诉前保全申请费负担的判决结果是根据《办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决定的,即根据当事人的基础法律关系的胜诉、败诉情况决定的。相对于当事人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而言,保全申请费的负担具有从属性,当事人若不论基础法律关系的胜败,单独就保全申请费的负担提起上诉,显然不能得到支持,从这一点来讲,又与当事人不得单独对人民法院关于诉讼费用的决定提起上诉的规定相符;当事人若就其他判项一并上诉,则不违悖《办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 

来源:安乡法院网
责任编辑:崔龙巽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湖南法院网 常德法院网 中国安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