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之窗 > 文化生活
《常德晚报》:青龙滩壮歌
作者:何 俊 龙春美  发布时间:2017-07-13 09:23:26 打印 字号: | |

绿色的苇叶舒展开来,像千万只小手,倔强地伸向蓝天,密集的苇杆迎风起舞,发出一阵阵涛声,如一支支激越的歌。远远望去,芦苇荡裹云挟风,浑如一条巨龙在翻滚……这就是安乡县境内当年日寇以民风剽悍,桀骜不驯,不能共荣形容的青龙滩。 



据安乡县志所考:道光三十年夏,横贯安乡县的长江支流洪水泛滥,遂使江堤决口,全县境内一夜之间沦为水乡泽国。洪水犁翻了一切,撕裂了大地,却也给千里平畴留下了一幅杰作,一条略具雏形的冲击河道形成了。日月递嬗,星移斗转。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江水频繁的冲刷,河道不断拓宽、延伸,形成了现在的松滋河。


    松滋河的上游部分有一块阔大的浅底河滩。关于这块浅底河滩,人们纷传它的下面蛰伏着一条修炼成仙的青龙。由于它昼夜不息地用它的身体、鳞甲和触须阻隔拦截泥沙,才凝聚了这块看似平原的河滩。因此,人们把这块冲积平原称为青龙滩。


    青龙滩与其说是平原,不如说是一块飞沙荒地,或是罕见的江南沙漠。起初人们在沙滩上种植谷物,但一到收获季节,大片的沙土上只长出几棵狗尾巴草。


    如此怪异现象,民间说法是青龙滩确系青龙造化,青龙主青不主黄,稻谷是黄色,当然不生。人们看不出个中三昧,但青龙滩只长芦苇、不长稻谷却是事实。



青龙滩位于湘鄂接壤的四叉沟桥一带的安乡县境内,本属洪水泛滥、泥沙淤积而留下的一幅杰作,但这块土地上的芦苇坦荡无垠,云遮雾障,留下了许多传奇的抗日故事,更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安乡县与湖北省公安县、石首市接壤。1938年日军占领武汉后,不断南侵,安乡县成为湖南省抗战的前沿,不断受到日军袭扰,曾三度陷落日军之手,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19435月,侵华日军为了歼灭荆江以南的国民党野战部队,向湘鄂边陲要冲、洞庭湖平原的安乡、南县、华容、汉寿一带推进。日军在飞机狂轰滥炸的配合下,突破国民党藕池口防线,由步兵、骑兵、汽艇水陆并进,一路经安乡县的官、黄狮嘴、白粉嘴、蹇家渡进入南县白蚌口;一路经公安县、澧县余家台和安乡县张九台,突入安乡县大鲸港镇。两路从北部和西部合围,于55日、6日两天对安乡县城和沿澄水两岸大肆轰炸。57日,安乡县全境一度沦陷。


    是年11月下旬的一天,落日的余辉如灶膛里最后一束火苗舔着如血的苍穹。一支八路军的队伍在青龙滩不巧与日寇和汉奸展开了一场遭遇战,鬼子仗着人多、装备精良,层层包围了英勇的八路军。战斗打得十分激烈,从下午一直打到天黑才稍停下来。


    面对这种局势,硬拼是不行的。当夜,这支仅存200多人的队伍便趁着夜色和芦苇荡的掩护强行突围,给地下党组织留下了20多名八路军伤病员。


    青龙滩有位年轻的赤卫队长叫芦老五,他自告奋勇揽下了护理八路军伤病员的任务,带领赤卫队员又重新把伤病员抬进了无边无际的芦苇荡。


    为了使伤病员早日痊愈,芦老五领着一伙年轻人打渔摸虾、采药狩猎。他还深夜里邀几个队员把自己家里的一头肥猪抬进了芦苇荡。伤病员在芦老五等人的精心料理和看护下,眼看可以杀敌上战场了。


    不料,芦苇荡里藏了八路军伤病员的消息让附近炮楼里的鬼子队长渡边知道了。第二天凌晨,渡边带着100多名鬼子和汉奸偷偷地摸了上来,他们准备实施包围后,先用火烧,再伺机活捉侥幸冲出的伤病员。


    天刚蒙蒙亮,伤病员和赤卫队员们睡得正酣,全然不知鬼子已经偷袭上来了。


    芦老五醒得早,穿衣准备出去查哨。


    这时,哨兵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报告:……队长,鬼子兵来了!


    事情来得突然,任何优柔寡断都将铸成大错。


    芦老五剑眉一拧,果断命令:抄家伙都跟我来!


    渡边领着鬼子和汉奸已经来到了当阳桥边。芦老五他们看得真切,转移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办?冲上去吧?副队长焦躁地问道。


    “别动,擒贼先擒王!芦老五说着,把袖子一挽,从肩上取下从敌人手中夺来的三八枪,将子弹上膛,屏息敛气,瞄准了渡边左右摇晃的脑袋。——”随着一声尖利的呼啸,渡边还来不及哼一声,就一头栽进河里。


    鬼子和汉奸还不知道是从哪里飞来的子弹,乱哄哄地张望着,一些上了桥的汉奸也退了回去。


    鬼子副队长小野站了出来,嗷嗷几声怪叫,地抽出指挥刀,连劈几个退回的汉奸,汉奸们只得又战战兢兢地向前蠕动。


    小野压住阵,气急败坏地命令机关枪扫射。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除了打得河水啾啾,苇叶乱飞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小野十分茫然,睁大了眼睛搜寻着目标。芦老五地又打来一枪,小野地一声晃了晃,也栽进河里。紧接着是地一声,走在桥中间的汉奸队长也应声落水。


    桥面上的汉奸看到小野和汉奸队长都一命呜呼,掉头就跑。


    芦老五看准时机,命令道:点鞭炮!


    鬼子和汉奸失去了指挥,又听到噼噼啪啪机枪声,以为遇到了八路军的大部队,一个个狂奔乱窜,逃之夭夭。


    芦老五带领50多名赤卫队员乘势追杀。鬼子的偷袭被粉碎了了,赤卫队大获全胜。


    此后,人们就把青龙滩上的当阳桥改名为断魂桥。


    青龙滩上,还记录着日寇犯下的滔天大罪:6岁的李满儿被刺刀挑死,70岁的吴瑞卿老人被枪杀,15岁的罗菊花被强奸后跳河自尽,21岁的孟风强被剖腹身亡……


    青龙滩上挺立的芦苇如一个个伟岸的身躯,坦然守卫在自己的土地上。蒙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今天,安乡儿女以百倍的努力,在这凝结着血与泪的土地上奋力拼搏,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唱出一首首富国强民的建设之歌。

 

    新闻链接:http://cdwb.cdyee.com/html/2017-07/07/content_545345.htm?div=-1

来源:常德晚报
责任编辑:周 凤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湖南法院网 常德法院网 中国安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