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典型案例
伤残参与度、减轻赔偿责任
——罗贻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作者:黄迪松  发布时间:2017-07-26 09:07:57 打印 字号: | |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湖南省安乡县人民法院(2016)湘0721民初950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3.当事人

原告:罗贻谦。

被告:李志信、李文科、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乡支公司。

【基本案情】

2014年6月23日20时,被告李志信驾驶湘J9H811轻型货车从安乡县新世纪酒店出发驶往安乡县人民医院,20时30分,当车由南往北行驶至五总街卡西雅面包门前路段时,被告靠右停车购物,在开启车门时恰与驾驶自行车的原告罗贻谦相撞,造成罗贻谦摔倒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罗贻谦受伤后被送往安乡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在常德惠民医院、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2014年7月14日,安乡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故形成的原因有:1、李志信在禁止停车路段停车;2、李志信停车在开车门时妨碍其他车辆的通行,认定李志信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罗贻谦不负本次事故责任。

被告李志信驾驶湘J9H811车辆登记在李文科名下,李志信有驾驶资格,车辆在被告太平洋财险安乡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和保额为200 000元的商业险,事故发生时均在保险期限内。

2014年9月16日,常德市凯信司法鉴定所作出常凯司鉴(2014)临鉴字第0904-159号鉴定意见书,结论为:构成九级伤残。

【案件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损伤参与度。

【法院裁判要旨】

湖南省安乡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公民的人身权利应受到法律保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一款“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被告李志信对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李文科为肇事车辆的登记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太平洋财险安乡支公司在肇事车辆投保的交强险和商业险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湖南省安乡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乡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责任内赔偿原告罗贻谦经济损失111 714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赔偿原告罗贻谦经济损失36 194.9元;

二、原告罗贻谦返还被告李志信垫付的医疗费10 000元;

三、驳回原告罗贻谦对被告李文科的起诉;

四、驳回原告罗贻谦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主要在于对损伤参与度的理解。受害人不应为自身的缺陷或旧疾承担高于普通人的风险,受害人自身的缺陷或旧疾不是法律意义上可苛责之“过错”。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 ;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如果说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也过错,让侵权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有失公允,应当减轻侵权人的赔偿责任。但在机动车交通责任纠纷案件中,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受害者自身原有的疾病或缺陷属于“过错”。而受害者自身原有的疾病或缺陷因缺乏主观要素和客观要素,也难以构成法律意义上的“过错”。即使因受害者自身原有的疾病或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结果的加重,而因受害者自身原有的疾病或缺陷在发生交通事故之前就已经存在,在时间逻辑上,受害者自身原有的疾病或缺陷与扩大的损伤之间难以建立因果关系,也不构成因受害者的过错扩大了损伤。这区别于受害者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因自身存在过错行为,如不遵医嘱、放弃治疗等,最终导致损害结果加重,也区别于在交通事故的损失已经形成,因非交通事故的原因,受害人突发其他疾病,导致损伤扩大。如果受害人没有对损伤的扩大存在过错,行为人就应当对损失承担责任范围内的全部赔偿责任。
来源:安乡法院网
责任编辑:任杰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湖南法院网 常德法院网 中国安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