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之窗 > 干警风采
为艺术而活的萨贺芬
作者:金薇  发布时间:2018-05-30 10:53:14 打印 字号: | |

    那是一双令我害怕的眼睛,它在黑暗中闪着光,眼神中藏着和神灵沟通所表现出来的虔诚。

 

    那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的背影,从美学的角度可以说是丑陋。她总拿着一个杂物篮,拖着肥胖的身子前行,因为过分臃肿走路一瘸一拐,像个惹人发笑的企鹅。

 

    直到我看了电影《塞拉菲娜》之后才知道她的名字—萨贺芬,这普通的三个字符就像流水悄悄流过大脑然后再激不起记忆的涟漪。可是她的画就像是一团炽热的火焰,在我心中温暖地跳动着。当我闭上双眼,总会看见那一朵朵平铺着的花朵,纷繁的叶子在画纸外旋转飞舞。

 

    你是否同意即使是再卑微的人也有权利追寻自己的梦想呢?至少我从萨贺芬的身上找到了答案。萨贺芬生活在一个风景如画的法国小镇上,做着在某些人看来地位低贱的清洁女佣人的工作。她是如此平凡,就像凡世中的一粒尘埃。萨贺芬喜欢画画,但是她的工资十分微薄,生活拮据到甚至付不起买颜料的钱。她是杂货铺老板的常客,在那买颜料时总是赊账,所以老板不怎么喜欢她。更多时候萨贺芬将大自然的一切都当作她笔下的色彩。溪边的绿草,鲜红的动物的血以及教堂里燃尽的烛油……这些极为平常的东西就是她的天然颜料。她看见生人时总会露出胆怯的眼光,那是她害怕被世界刺伤而露出的保护壳。当夜深人静时,萨贺芬的灵魂才真正在画中绽放。她会唱着颂歌欢快地涂抹,房东太太听到歌声总是皱起眉头,可是那有什么关系了,这一刻萨贺芬的一切是属于画中的世界的,心外无物,孰能扰我?她说画画就是和天上的精灵交流。房东太太嘲讽她的画一文不值,她感到难过也只是会一个人跑到森林里,爬到树上去晃悠腿,闭上双眼聆听风声,万物此刻归于静谧。

 

    德国艺术收藏家伍迪有次去邻居家做客,被墙上的一幅风格独特的画所吸引,在知道这竟然是一个普通清洁工的作品之后大吃一惊,打算为其办画展,萨贺芬起初并不相信,她意味他和别人一样只是嘲笑和讽刺她而已。我看到萨贺芬说“先生觉得我是下等人”那副认真的样子,觉得她执拗得可爱。后来她相信了收藏画家的赞赏,更加疯狂地创作画。这给她带来了一笔巨大的财富,于是她开始挥霍,买餐具,买婚纱,甚至打算买下一栋豪华的小洋房。她想摆脱穷苦困顿,想体验一段从未经历过的爱情,想用更自在坦然的生活方式去拥抱这个世界。

 

    然而好景不长,三年以后,由于法国的经济大萧条,威尔罕姆·乌迪停止买萨贺芬的画。可惜啊,萨贺芬为艺术而活,无法接受接受战乱的现实。她所期待的一切都变成了一个破碎的幻梦。她眼中的火焰被愤怒和失望浇熄,这时她的精神也开始出现幻觉状态,她自言自语道:“我的灵感来自天上,是上天指引我去画,在我用画作燃烧自己的生命之际,神啊,你要来救赎我了吗?就让我穿上最华美的婚纱,梳妆打扮来迎接你吧。”在某一个清晨,萨贺芬穿上婚纱,提了一大堆餐具走出家门,挨家挨户地分发,口中还念念有词“小天使来了”,她身后跟着一长串人群,她朝自己梦中的天堂走去,等待她的却是冰冷的精神病院。萨贺芬,成了一个精神病患者。

 

    萨贺芬疯了,在她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中,她靠着自己的画,头骄傲地仰起,她说只有抬起头才能和神灵沟通。现在她的画被收藏在博物馆里,她成为法国一代了不起的“朴素派”画家。人们说画里的那些花和叶子像燃烧的眼睛,那是萨贺芬自己的灵魂写照,从她那孤寂的灵魂里开出灿烂的花。

 

    萨贺芬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了人生最后那短暂的几年,在她快要死去之时,她走出了房间,搬了把椅子走向远处的一棵大树,风吹着树沙沙作响,如此喧闹却又如此寂静。

 

    我始终忘不了坐在树下的萨贺芬,那么安详,那么孤独。

 

    她,是真正为艺术而活的人。

来源:安乡法院网
责任编辑:陈蕾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湖南法院网 常德法院网 中国安乡网